起司🧀Cheese

一块自由的起司。

请大家来找我玩——

【池陆】摸黑

之前我只知道陆离睡眠不太好。


每次一遇到大案整宿整宿不要命地熬,接连几天眼白全是红血丝,指不定桦城动物园熊猫馆里天天抱着竹子啃的圆球都赶不上他,不是说他比国宝珍惜,是人眼底那没见消黑眼圈。


赶现场的路途算不上远,我看他往嘴里灌咖啡那劲头,生怕他把自己的胃给喝坏,时常主动接过方向盘,人也不客气,钻进副驾驶指了目的地到头就睡,那自然得仿佛我是陆队长的专职司机一样。


这让我想起每次和他进出会议室的门也是我替着开,人拿个文件夹,哪有空手?为了以防他踹门惊动食堂锅里的炖鸡,故意消减公共设施使用年限,我委屈点也就委屈点,顶多被鸡蛋仔背后偷摸嘲笑狗腿子开门匠。


后来我接到任务,机密到...

【池陆池/无差】You have been in me

*处处吻

*春光乍泄


池震不知道什么时候花心的名头落在他头上,难道在风月场待了几天就一定得和这个词沾上关系?


要谁再信什么池震是花心大萝卜的谣传,劝告他四处打听打听,人震哥只玩一夜情,不沾感情,何谈花心一词。


“大家都是成年人,得为自己行为负责,我一不灌酒,二不下药,最多嘴甜了些,一晚上你情我愿,总不能来个人说忘不了我就得负责吧,那人警察早就以重婚罪把我抓了。”


池震往里屋看了眼,抬手挡住嘴压着嗓子尽力控制音量,语气有些不耐烦。电话那头哭声渐止,抽噎着说了几句什么也没听清楚,因为抬眼陆离已经打着呵欠站在面前。...


【池陆】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个情形见到他……

*小池视角

*记一个瞬间


我从未想过,会在这种情形见到他……


倒寒来得突然,单薄的西装显然抵不上个位数的温度,打开衣柜摸了件陆离的风衣抖抖浮毛套在衬衫外。


这是陆离出差的第三周,床的另一半凉了二十天。


他的骨架子很小,穿上有点恼人的紧绷感,怂怂肩头试图让衣服更加贴合,“啪嗒”扣子落地的声音响得清脆。


挑眉看着那片圆形塑料在脚底打个转骨碌碌滚到床下,只剩线头的衣襟莫名让人感到晦气。


预备俯身捡起那粒纽扣,手机不要命地叫唤起来。


“震哥,环卫工人报案,十号公馆发现一具尸体。”


“我家旁边?马上赶到啊。”


站在卧室门口看了眼床底,转身走到门口,登上...

【池陆】月似离(池震视角的陆离)

陆离到家天已经黑得没边,浓墨把天空涂得阴郁,路灯的灯罩把扑上去的飞蛾烫得从半空坠落,隐隐传来点蛋白质烧焦的气味。


微波炉在设定好的时间下转动,饭菜加热第三次的香味比起刚出锅淡了不少,青菜从浅绿转为过熟的深色。


“抱歉,临时有一个案子,回来太晚了。”


看人满眉宇间满是疲惫也不舍得再去苛责,把筷子递到他面前,扯出安抚的笑容。


“没事,你先吃饭。”


他接过筷子端起碗大口扒拉着米饭,一桌子的菜也不见他伸手去夹,气氛安谧地过分。抬手夺走他的筷子,夹了几块牛肉和胡萝卜放进碗里,才把咯手的木筷还他。


“陆离,今晚月亮挺圆的,吃完饭去天台看看?”


他没有接话,手上的动...

【池陆/偏无差】池震带你看陆离(仪式感)

*ooc是我的,甜是他们的

*第一人称预警,池震视角

酒瓶子散在周边,洒出的酒液粘粘在地砖和衣角,烟灰缸不知何时被打翻,黑色的灰烬撒了一地,有些和酒精混在一起散发着混迹夜店后身上或多或少沾染的气味。

这是我准备的新房,刚装完不久,才放了些陈年佳酿,姑且做酒库。离刑侦局很近,走个五分钟就能到,陆离不知道这里,甚至我自己都是第一次来,失去意识前正对眼前的是万家灯火,此刻太阳刺眼的光芒让眼睛胀痛,原来我坐在这就过了一夜……

手机没有续航,已经没有电力亮起屏幕,不用看我也知道所有肯定全是他的电话和短讯,放昨天以前,我根本都不敢让他就等,但是出了这一档子事,我真的开始怀疑自己的路有没有选对。...

【池陆24H/10:30】警校生

——有年龄操作,在校大学生pa

1

太阳逐渐靠近地平线,巷口被围墙拉长的阴影填充堵死,警校生的帽子在打斗中滚到角落,刘海被汗水打湿凌乱贴在前额,他睨眼盯着趴在地上的几人,心里没有一丝波澜。

浅蓝的短袖制服沾染上几点干涸后变成深褐的血迹,虎口被来人携带的钢筋挫伤,铁锈和鲜血的气味混杂在一起,溢散在空气中尤为呛鼻。

湿热的液体顺着指尖滴落在水泥地面,溅落成圆点,皱眉甩了甩手让麻痒感脱离,不料想血越流越多,索性不再顾及,在衣角边抹了抹,撩开挡在额前的碎发,圆眼怒瞪凶得像豹子。

“滚吧,别再让我看见你们。”

那群人想必也是怕极了,连滚带爬地捡起散落在地上的球棍钢筋往巷口逃去,带头的想挽回些...

啊啊啊啊

池陆产粮活动主页:



大年初三池陆24H产(fa)粮(tang)活动终宣



窥尽人心恶善,跌落悬崖万丈,半是阴霾半是阳光。

看遍世间万象,游弋灯火明暗,不信神佛不惧魍魉。


前方道路永远曲折,深渊凝视众生,层云遮住过往。

幸而黎明将至,乍见破晓天光,静候烈阳刺破黑暗。


在此之前,我向你起誓——

万般丑恶艰险,永远与你并肩。


24H全体参与人员及STAFF携池陆给您拜年啦!下拉即可解锁老师们的【新年祝福&预告】豪华版大礼包!


★整半点邀请名单:


◇文 00:00...

一点陆离视角的东西

*无差


心里很久都没有这样的安静过了。


站在窗台点燃了一支香烟,街边随手买的雪碧爆珠,吸了一口,听着烟尾烟草燃烧发出噗嗤声,眼前的景象就开始变得梦幻。


尼古丁短短几秒入侵大脑,吐出的烟飘飘渺渺消散在黑夜中,心里最后一点烦躁也烟消云散了。


透过烟雾看到对面大楼银行滚动的条幅,红色的发光字体写着自由平等和谐之类的东西。


汽车碾过柏油路的声音很清晰,大多是跑夜班的出租车,还有一辆停在楼下许久没有动静,司机也不见踪影。


有一个胖男人提着很重的东西像是一卷电缆,重心不稳,一瘸一拐的闯入视线再撤离。


街边的路灯是昏黄的,像伪造阳光一样,照亮一片黑暗,共享单车斜斜倚...

太魔鬼了,不能让我一个人哭

一只爱蚊子的大狗:

有一,,想他了……

关于池震和陆离的一点东西

姑且当做池震是死了吧。

道路都是灯火通明的亮,除了池震乘坐的地铁末班车,前方除了黑暗什么也没有,黑色的道路蔓延到很远,看不清前方还有几个弯道,几个站台。

陆离捏着池震的酒壶,看着上面被子弹打出的凹痕给,他等了太多个12点也没等到酒壶的主人来自首。因为酒壶的主人在黑暗的前路上奔袭,永远也不知疲倦。

池震曾经是黑暗里的鬼,他也是,两个人相遇的奇迹负负得正,变成了光,变成了火,但是最终一簇火灭了,另一簇靠着莫大的勇气,岌岌可危地燃烧着。

陆离说话喜欢拖一点尾音,他的声音极好听,像极了从沐浴海水而出的朝阳。他的温柔给了妻子,女儿和池震。

陆离把配枪交给池震,把生的权力交给池震,他把自己交给池...

1 / 2

© 起司🧀Cheese | Powered by LOFTER